Monday, January 18, 2010

无题

随着时光的逝去,发现自己除了常质疑他人,也开始越来越怀疑自己。
连读的课程,都要我们学会“适当的怀疑,大胆的假设”这个所谓的合理科学态度,而让我在反反复复中证明自己不是读书的料。也许该说,社会不适合我,不。。。。。应该我不适合这个社会。社会不需要迁就我而我需要去适应社会。残酷。无情。现实。
其实不需要多大的太阳就可以看见我身后的黑暗面。而且随着角度的不同,它也相应地以不同地姿态告诉你阳光根本没有战胜它的余地。阳光之下可以有阴影,但是阴暗之中一定没有阳光。所以黑暗是绝对的,而光明不过是暂时的。
质疑自己的感觉在一个又一个沁心透凉的夜晚中更显突出。头脑清醒地想要逃避,不想承认自己到底有多么失败和多么无能。

我根本就是失眠的绝缘体。别人说,失眠是因为心中那一颗大石无法挪开的后果。我从来不会失眠,但是心头的郁闷感从何而来?我问自己,那一颗大石在那里,怎么我找不到它。后来我发现自己不会失眠的原因,原来那个不是石头,是一根飘荡的羽毛,捉摸不定,但是同样扰人清梦。近来明明身心都累得要命,却老是在半夜惊醒,就无法再安心地睡下去。其实,安心的感觉在最熟悉的被窝里都无法被满足了。纳闷,真的有点手足无措,而这个感觉,今天应该感觉得最鲜明。

我渴望的简单,有时,复杂得太可怕了些。

1 comments:

Linz said...

dam long u didnt blog